【观点】罗思义:G7“新平庸”让经济学中心转向中国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03 20:09

  本文大概1500字,读完共需2分钟

  作者罗思义(John Ross)系英国伦敦前经济与商业政策署署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翻译人刘杰。本文刊于12月26日《环球时报》。

  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近期表示,到2050年,中国占全世界的经济规模很可能在25%到30%之间,中国会是世界经济当中最重要的中心,世界经济学的研究中心也有可能从美国转移到中国。

  中国,这一人类历史上主要的经济体之一,为实现经济的持续稳定增长,已经在经济思想方面进行了多个关键性测试。中国经济的成功不仅在实践方面,而且在经济理论方面体现出巨大的重要性,中国所推行的经济政策和理念显然走了一条不同于西方正统经济理论的道路。这一探索的意义何在?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七国集团(G7)的经济增长整体而言依旧乏力,IMF总裁拉加德将其称为“新平庸”。所有数据都表明,七国集团的年均增长率在进入21世纪以后一直处于严重下滑状态,而在未来五年,这一数字预计也仅仅维持在1.5%至1.7%之间。

  

  我们采用历史比较的研究方法,将当前的这一趋势同历史上最著名的经济危机——1929年后的经济大萧条作一对比。

  相较于2007年经济危机后的产值下跌,1929年后的下跌更为严重。但是,在最初的严重衰退后,1929年后七国集团的整体经济增长比2007年后的增长要快得多。以经济危机发生10年后经济的累计增长作为比较对象,七国集团在1929年整体经济增长15.9%,而在2007年后仅为10.9%。

  根据IMF的预测,未来几年七国集团经济仍将处于低速增长,所以显然,七国集团在2007年后的经济增长要慢于1929年后的经济增长。在2022年,也就是2007年经济危机爆发15年之后,七国集团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仅为20%,相比之下,在1929年经济危机爆发15年后,七国集团GDP整体增长62%。

  首先要明确的是,在探讨这些趋势带来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后果时,上述内容仅涉及七国集团的趋势,而不是世界经济整体趋势的分析。在2007年至2022年间,根据IMF的预测,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为109%,相比之下,七国集团的增长为20%。

  因此,“新平庸”只是七国集团的具体特征,和世界上其他国家无关。

  对中国来说,从这些国际经济趋势中得出的结论既具有实践意义,又具备理论意义。

  首先,我们必须理解每种情况的具体特点。

  尽管在1929年后世界经济增速急剧下滑,但是二战之后世界经济又迎来了繁荣,这会给人带来一种错误的印象,那就是经济要么快速下滑,要么繁荣发展。然而,当前七国集团的经济现状并非二者之一,而是一种长期的低速增长。

  第二,在经济整体低速增长的情况下,经济周期依旧存在。

  2016年,七国集团经济增速极低,所以在随后的2017年至2018年期间,增速较之前略快——七国集团在低速增长的道路左右摇摆。然而,这样的好转是暂时的,并不一定会带来长期的经济繁荣。

  第三,新平庸不可避免地会带来地缘政治不稳定以及七国集团国内的社会政治不稳定。

  第四,西方主导经济理论——新自由主义的错误,再次在七国集团经济的无力中得到了印证,七国集团甚至在经济危机10年之后仍处于新平庸状态。

  在此之前,上世纪80年代发展中国家经济的停滞就反映出了新自由主义的错误,同样,上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所发生的严重经济衰退也证明了这一点。在中国,不管是在经济政策层面,还是从社会稳定的角度,这种错误经济理论的影响也是危险的。

  第五,回到本文的出发点,七国集团长期处于新平庸状态也表明,世界经济的理论研究中心正转向中国。

  中国在1978年后经济实现了快速增长,这得益于其新的经济理论,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这一理论此前并未在任何国家得以实践,而是在中国前所未有的经济增长过程中证明了自身的正确性。同时,这一经济理论的正确性也在西方经济理论的失败中得到证明,如西方国家向广大发展中国家推行的“华盛顿共识”的失败,以及俄罗斯和苏联“休克疗法”的破产。现在,七国集团由于采用西方主导经济理论而处于新平庸时代,这也再次显示出中国经济理论的正确性。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